博士畢業(yè),他回母校做有溫度的老師

作者:李穎 倪筱榮來(lái)源:學(xué)校文化研究會(huì )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年12月09日點(diǎn)擊數:1824

在異國他鄉與新能源儲能材料打了5年交道,泡了8年實(shí)驗室,前后讀了20年書(shū)的陳濤,博士畢業(yè)了。因為母校老師的一個(gè)建議,他終于擋不住這份誘惑,回母校當了老師。采訪(fǎng)陳濤,我們有點(diǎn)驚訝,更有些感動(dòng):言語(yǔ)之間,他對教育事業(yè)和對學(xué)生的愛(ài),如溫泉汩汩而出,感染著(zhù)在場(chǎng)的每一個(gè)人。事有湊巧,第一次采訪(fǎng)陳濤,就安排在會(huì )議室,背后墻上是“人民教師誓言”和“四有好教師”的紅色大字,聽(tīng)著(zhù)他對教育事業(yè)的真切感悟,我們感到那墻上的大字,似乎都被他注入了溫度。


陳濤利用課余時(shí)間給學(xué)生作職業(yè)生涯規劃

 

一、對學(xué)習,他有一種“潔癖”

“李老師,我記得您,您曾給我上過(guò)一門(mén)管理學(xué)方面的課?!币灰?jiàn)面,陳濤就自報家門(mén),說(shuō)自己是2008精化331班的學(xué)生,甚至連學(xué)號都一清二楚。

1989年,陳濤出生在南京一個(gè)普通的工薪家庭。從小到大,他都是按部就班的學(xué)習,成績(jì)也還不錯。2008高考發(fā)揮失常,命運的紐帶將他與常州輕工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(常州工業(yè)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前身)捆綁在一起,又機緣巧合將他從學(xué)校機電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調劑到精細化學(xué)品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(營(yíng)銷(xiāo)方向)專(zhuān)業(yè)。 

來(lái)到學(xué)校,形式多樣的社團活動(dòng),各式各樣的招聘競選,讓高考失利的沮喪和陰霾離他遠去,也讓膽小害羞的他變得外向開(kāi)朗。通過(guò)競選,陳濤成功在團委學(xué)生會(huì )的社團聯(lián)合會(huì )擔任監察部部長(cháng)一職,至今他還清楚地記得自己在競聘面試時(shí)許下的雄心壯志。大二時(shí)被推選為班長(cháng),后因成績(jì)優(yōu)秀、表現優(yōu)異,他“雄霸”班長(cháng)一職直到大專(zhuān)和本科(專(zhuān)接本)畢業(yè)。

陳濤對學(xué)習似乎有一種“潔癖”,任何時(shí)候都不允許自己在學(xué)?;烊兆?、混文憑。他給自己定了條“清規戒律”——踏踏實(shí)實(shí)上好每一堂課,不懂就問(wèn)老師,作業(yè)一定要自己寫(xiě)。陳濤認為學(xué)生的主職主業(yè)是學(xué)習,當然,稍微有點(diǎn)遺憾,他在大學(xué)期間沒(méi)考過(guò)第一,每次期末考試都是第二,畢業(yè)時(shí)還被同學(xué)封了個(gè)“千年老二”的雅號。

“踏踏實(shí)實(shí)上好每一堂課,作業(yè)自己寫(xiě),不混日子,不混文憑”這把戒尺一直鞭笞著(zhù)他,從大專(zhuān)一路走向了本科、碩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,也令他的成績(jì)名列前茅。

 

陳濤給學(xué)生輔導英語(yǔ)


二、被激發(fā)的考研念頭

有些念頭,一經(jīng)激發(fā)即會(huì )爆發(fā)無(wú)限能量,譬如考研。

2012年本科畢業(yè)前夕,陳濤競聘到昆山一家待遇不錯的外資企業(yè)實(shí)習。

“你的基礎挺扎實(shí)的,敢不敢和我并肩奮戰,挑戰一下自我?”高中老友的激將法燃起了他心中的熊熊烈火,他義無(wú)反顧辭去工作,專(zhuān)心在家備考研究生。

沒(méi)有周末,沒(méi)有假日,無(wú)論寒暑,多少個(gè)日夜,陳濤獨自一人泡在圖書(shū)館的自習室里。他的艱辛,只有圖書(shū)館的孤燈知道,只有自習室的桌椅明白??佳新飞?,好在有老友一路相伴,他們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相互探討考研“秘訣”,相互鼓勵,才讓陳濤在這段旅途中有勇氣戰勝絕望,超越自我。當他用掉的復習筆記本和草稿紙裝滿(mǎn)一個(gè)大號整理箱時(shí),他實(shí)現了人生第一個(gè)小目標——考研成功。他考上了常州的一所本科院?!磥?lái),他與常州的確有不解之緣。

收到錄取通知書(shū)后,陳濤思緒萬(wàn)千,有的時(shí)候,人不逼一下自己,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潛能,也不可能遇到更好的自己。

一路走來(lái),陳濤覺(jué)得自己很幸運:在備考期,有自己的老友與自己并肩作戰,相互扶持;在學(xué)校,有一群志同道合的“朋友”一直陪伴他左右,和他一起監督社團活動(dòng)的開(kāi)展,一起策劃班級活動(dòng),一起學(xué)習一起進(jìn)步,遇到困難一起解決;在班級,作為班長(cháng),作為當年為數不多的學(xué)生黨員,陳濤是老師的得力助手,因為班主任的信任,得到了班主任放手讓他管理班級的機會(huì )——這些都在無(wú)形中培養了他良好的學(xué)習習慣,鍛煉了他的組織管理能力,提升了他的團隊協(xié)作能力,教會(huì )了他認真負責的態(tài)度。多年以后,他才發(fā)現這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使他終身受益,尤其是在面臨人生重大抉擇時(shí),得以做出正確的抉擇。

三、4SCI論文與45萬(wàn)獎學(xué)金

2013年秋,帶著(zhù)興奮與期待,希望學(xué)得一技之長(cháng)的陳濤開(kāi)啟了他的讀研時(shí)光。讀研期間,陳濤師從王茂華教授。王教授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,鼓勵贊揚式的教育方式,指引他找到了正確的學(xué)習方法,也找到了學(xué)習的樂(lè )趣。王教授告訴他“科研訓練的過(guò)程永遠都是先苦后甜”,他便心甘情愿每天早上800到晚上10:30都待在實(shí)驗室與瓶瓶罐罐零距離接觸。雖然每天超負荷的學(xué)習、工作,且常年無(wú)休,但他很快樂(lè ),也很充實(shí)。陳濤清楚地記得,有一年天氣很冷,他住在實(shí)驗室,到臘月二十八了也渾然不知,直到父母催促他回家過(guò)年,他才買(mǎi)了張火車(chē)票匆匆趕回家。最終,他用2年時(shí)間完成了別人5年都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(wù)——在國際期刊上發(fā)表了4SCI論文。

讀研的人都知道,學(xué)生時(shí)代就能發(fā)表SCI論文是很不容易的。陳濤英語(yǔ)基礎一般,剛開(kāi)始時(shí),看英文期刊很費勁,很痛苦,更別說(shuō)用專(zhuān)業(yè)性英語(yǔ)來(lái)寫(xiě)作了。每次實(shí)驗遇到困難、看英文期刊卡殼、想退縮時(shí),王教授就適時(shí)鼓勵他,一步一步指引他找到突破口,直至解決難題。王教授告訴他中英文論文的表達方式和邏輯結構不一樣,一定要多看、多讀、多研究、多模仿英文論文,忘記中文寫(xiě)作方式。這是王教授傳授給他的最實(shí)用的科研法寶。

王教授那句“相信你一定行”伴隨著(zhù)陳濤走過(guò)了難忘的讀研時(shí)光。陳濤是專(zhuān)本畢業(yè),考研進(jìn)校時(shí)分數在班級屬中下游,但他有幸遇到了王教授。王教授從不問(wèn)出,他鼓勵式、贊揚式的教學(xué)模式和全權信任的為人處世方式,讓陳濤很適應,他在常州工業(yè)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讀專(zhuān)科時(shí)老師也都是這么對待他的。

2016年夏天,陳濤如期碩士畢業(yè)。憑著(zhù)這4SCI論文,他成為學(xué)校當年唯一拿到全額獎學(xué)金出國讀博的學(xué)生。通過(guò)對比國外幾所大學(xué)的排名,在權衡了專(zhuān)業(yè)方向、地域和獎學(xué)金等因素,最終他挑選了日本九州工業(yè)大學(xué)。

殊不知這個(gè)九州工業(yè)大學(xué)也只是他求學(xué)途中的中轉站,讀博期間,陳濤兜兜轉轉,最終在韓國嘉泉大學(xué)獲得了折合人民幣45萬(wàn)元的全額獎學(xué)金,收獲了他的博士學(xué)位。

四、讀碩讀博時(shí),他經(jīng)歷了寒涼

人的一生會(huì )遇到很多波折,也會(huì )遇到很多抉擇。

陳濤的讀書(shū)生涯并非常人想象的一帆風(fēng)順。他至今還記得當年考上碩士時(shí)的高興勁和再次做回學(xué)生的興奮感,但是當他帶著(zhù)碩士研究生錄取通知書(shū)來(lái)到常州,現實(shí)卻潑了他一盆冷水,讓他從頭濕到腳——剛入學(xué)他就感覺(jué)很不適應課題研究方向,而導師工作繁忙,不常見(jiàn)面,無(wú)從指引他。連月來(lái),實(shí)驗做不出,科研出不了成果,與導師溝通又少,讓他陷入了一種無(wú)頭蒼蠅的狀態(tài)?!笆抢^續還是換方向、換導師?”這個(gè)問(wèn)題每天都在陳濤半睡半醒中反復出現。繼續吧,自己學(xué)不到知識,終將只是混個(gè)碩士研究生文憑;換導師吧,自己可能會(huì )延期畢業(yè),而且不知道新?lián)Q的導師自己能不能適應。 

這種每天糾結焦慮、睡不著(zhù)覺(jué)的狀態(tài)維持了大半年,研一快結束時(shí),“不混日子,不混文憑”這把戒尺將陳濤拉回了現實(shí),“自己這么辛苦考研,為的是什么?這不是我心目中的研究生生活?!彼露Q心申請更換導師。研究生同學(xué)知道他要換導師時(shí)都來(lái)勸他,隨便混混日子,能畢業(yè)就行,為什么那么較真,延期畢業(yè)苦的還是自己呀。但陳濤內心十分清楚,或許學(xué)歷不能改變一個(gè)人的命運,但知識一定可以。更何況自己是來(lái)學(xué)習的,混日子絕對不行!

來(lái)到新的課題組,陳濤遇到了改變他命運的良師王茂華教授,此后,他在王教授的指引下順利畢業(yè)并出國讀博。

不承想,在日本九州工業(yè)大學(xué)讀博期間,陳濤又一次經(jīng)歷了寒涼。

來(lái)到日本陳濤就遇見(jiàn)了“尷尬”,博士面試時(shí)對方承諾的不交學(xué)費和每個(gè)月折合人民幣6000元的生活費都沒(méi)有全額兌現。陳濤為了省錢(qián),經(jīng)常自己熬粥或下面條吃,周末還會(huì )騎車(chē)去很遠的地方采購食材。餓肚子可以忍受,但學(xué)不到知識,做不了實(shí)驗就觸碰了陳濤的底線(xiàn),成了促使他離開(kāi)的導火索。

讀博跟對導師很重要,研究方向、實(shí)驗條件、科研經(jīng)費等都和導師的能力息息相關(guān):導師厲害,實(shí)驗室設備先進(jìn),科研經(jīng)費富足;導師無(wú)能,學(xué)生再厲害也只能“有米無(wú)鍋,無(wú)法烹飪”。陳濤的導師并非日本本土教授,而是在日本九州工業(yè)大學(xué)兼職的一位中國教授,經(jīng)常國內國外兩地奔波,忙得像陀螺一樣。他的實(shí)驗室連最基本的實(shí)驗都做不了。為了做實(shí)驗,陳濤經(jīng)常厚著(zhù)臉皮去蹭其他導師的實(shí)驗室。

學(xué)習可以獲取知識、拓寬眼界、充實(shí)自我,這些在陳濤看來(lái)都是一件很純粹、很快樂(lè )的事情。學(xué)習帶給他的安全感、充實(shí)感和滿(mǎn)足感是難以言喻的。他希望自己一直能保持終身學(xué)習的熱情,永遠為獲取新的知識而感到興奮和激動(dòng)。然而現實(shí)卻讓他每天都在為生活費和做實(shí)驗發(fā)愁。沒(méi)有朋友、無(wú)處訴說(shuō)的孤獨感讓身處異國他鄉的陳濤在抑郁和絕望的邊緣徘徊。他經(jīng)常會(huì )去海邊發(fā)呆,思考自己的未來(lái),思考著(zhù)怎樣才能完成科研任務(wù)。經(jīng)歷了生病發(fā)燒、獨自一人昏睡在公寓一周的日子后,“不混日子,要學(xué)真本領(lǐng)”的“清規戒律”讓他徹底涅槃,他痛下決心,向學(xué)校和導師提出了退學(xué)申請。

離開(kāi)日本后,陳濤并沒(méi)有放棄自己的讀博夢(mèng)想,他嘗試著(zhù)繼續投遞簡(jiǎn)歷。好在天無(wú)絕人之路,韓國嘉泉大學(xué)的Joonho Bae教授看到的簡(jiǎn)歷后,他拋出了橄欖枝,讓他攻讀他的新能源材料方向的博士研究生,并給了他折合人民幣45萬(wàn)元的全額獎學(xué)金。

45萬(wàn)獎學(xué)金,對來(lái)自中國普通家庭的陳濤來(lái)說(shuō),無(wú)疑是一筆巨款,更是一份無(wú)法用言語(yǔ)表達的恩情。陳濤即刻起身轉戰韓國首爾。來(lái)到嘉泉大學(xué),全新的學(xué)習生活環(huán)境、設備先進(jìn)的實(shí)驗室陳濤如沐春風(fēng)。讀博期間累并快樂(lè )著(zhù):每天在實(shí)驗室工作14-16個(gè)小時(shí),凌晨?jì)扇c(diǎn)回家,除了做自己的研究課題,他還要指導組里的留學(xué)生做實(shí)驗。期間,他還有幸參與了韓國能源部以及三星電子的科研項目。

當他看到組里的韓國學(xué)生遲遲無(wú)法完成現代集團自動(dòng)駕駛汽車(chē)項目,教授整天愁眉不展時(shí),他主動(dòng)請纓接下項目,想為教授排憂(yōu)解難。之后,就足不出實(shí)驗室,經(jīng)過(guò)一個(gè)月的科研攻關(guān),終于圓滿(mǎn)完成了這個(gè)項目。聽(tīng)到教授如釋重負地對他說(shuō),你做得很好,你拯救了我們課題組時(shí),陳濤覺(jué)得他是世界上最幸運、最幸福的人,也是最驕傲的人,他沒(méi)有給教授丟臉,更沒(méi)有給中國留學(xué)生丟臉。

無(wú)論成績(jì)如何,不管實(shí)驗能不能出成果,Bae教授從不批評陳濤,還總是鼓勵他,贊揚他工作做得不錯,也經(jīng)常引導他要堅持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習,保持批判性思維。他曾對陳濤說(shuō)過(guò) 你學(xué)什么,在哪里學(xué)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將會(huì )遇到什么樣的人。也正是受他的影響,陳濤決定回國做一名人民教師,像自己的導師那樣好好教書(shū)育人。

 Bae教授教導下,他完成了200頁(yè)厚的英文博士論文。歷經(jīng)1.5小時(shí)的英文畢業(yè)答辯后,陳濤不僅收獲了沉甸甸的博士學(xué)位,還收獲了全系唯一的優(yōu)秀畢業(yè)生獎?wù)隆?/span>

 

在韓朝邊境留影

 

陳濤和bae教授課題組成員聚餐


五、博士畢業(yè)后,他回母校立志做有溫度的老師

博士畢業(yè)后,有兩家中國科學(xué)院研究所同意錄用陳濤,同時(shí)母校也向他投來(lái)了橄欖枝。經(jīng)歷過(guò)讀書(shū)風(fēng)波,陳濤最終決定回他的母校——常州工業(yè)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,做一名有溫度的人民教師。因為母校是他夢(mèng)想起航的地方,指引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;因為母校的學(xué)生和他一樣,高考失利亟需建立自信,亟需鼓勵式、贊揚式的教育模式;還因為在他的心里,始終裝著(zhù)母校老師、讀研時(shí)的王教授、讀博時(shí)的 Bae教授,他們的一言一行深深刻在陳濤腦中,陳濤也想像他們一樣,用自己的言行舉止來(lái)影響學(xué)生,引領(lǐng)學(xué)生健康成長(cháng)。

202144日回國那天,告別了教授和同學(xué),在空蕩蕩的仁川機場(chǎng),陳濤淚如泉涌,十年求學(xué)路有荊棘,會(huì )跌倒,但一路走來(lái),自己何其幸運,學(xué)了自己喜歡的專(zhuān)業(yè),做了自己喜歡的工作,遇到了影響一生的導師,使自己能一直保持初心勇往直前。他用十年的時(shí)間證明嘲笑、挫折和失敗都是暫時(shí)的,只是磨煉心智的插曲,只有自強不息、勇往直前才是人生的主旋律。

現在,陳濤已經(jīng)回到他眷戀的城市常州,站在他深?lèi)?ài)的母校常州工業(yè)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的講臺上,從事著(zhù)他熱愛(ài)的教學(xué)工作:他要將這些年的所學(xué)所得傳授給他的學(xué)弟學(xué)妹們。他給學(xué)生講授《無(wú)機化學(xué)》《分析化學(xué)》等課程,負責指導學(xué)生的技能大賽,籌建新能源材料應用技術(shù)新專(zhuān)業(yè)。課余時(shí)間,他免費為學(xué)生補習英語(yǔ),指導學(xué)生參加英語(yǔ)四、六級考試。在疫情期間,他還主動(dòng)請纓擔任住校輔導員,到學(xué)生宿舍看望學(xué)生,陪學(xué)生聊天,指導學(xué)生適應疫情期間的大學(xué)生活,指引學(xué)生找到正確的學(xué)習方法,引導學(xué)生愛(ài)上學(xué)習,愛(ài)上自己所學(xué)的專(zhuān)業(yè),幫助學(xué)生建立自信心。他希望用一顆熾熱的愛(ài)心,一種獨特的教育方式溫暖學(xué)生,喚醒學(xué)生深埋已久的自信與勇氣。

和學(xué)生待在一起久了,陳濤又感受到了青春的味道。青春是什么?青春就是在試錯的年紀,勇敢試錯,不斷學(xué)習,勇于接受挑戰;青春就是一條鋪滿(mǎn)荊棘和長(cháng)滿(mǎn)鮮花的路。陳濤經(jīng)常對學(xué)生說(shuō):“人的起點(diǎn)可以千差萬(wàn)別,但每個(gè)人的遠方都一樣遼遠?!彼步?jīng)常鼓勵學(xué)生:“也許我們終其一生都只是一個(gè)平凡的人,但那又如何,只要我們擁有一顆溫暖的心,即使身逢風(fēng)雪雷電,我們也會(huì )在風(fēng)雪中保持自己的溫暖和光芒,積蓄力量,靜待日出?!?/span>

學(xué)生們很喜歡上陳濤的課,也很喜歡和陳濤聊天話(huà)家常,他們把陳濤稱(chēng)為濤哥。學(xué)生說(shuō):陳老師的一個(gè)眼神、一句話(huà)語(yǔ)、一個(gè)動(dòng)作就能給我們莫大的鼓舞,我們很喜歡陳老師。

陳濤認為,一個(gè)有智慧、有愛(ài)心的教師必然是有溫度的教師,他們會(huì )用自己溫潤的內心,參與學(xué)生每一個(gè)精彩的瞬間,用一生的時(shí)間來(lái)呵護學(xué)生,陪伴學(xué)生成長(cháng)蛻變,并盡己所能讓每位學(xué)生都能綻放光彩。

 

陳濤和學(xué)生備賽化學(xué)實(shí)驗技能競賽

 

陳濤給學(xué)生講解新能源電池

 

所屬二級學(xué)院:材料工程學(xué)院

專(zhuān)業(yè):精細化學(xué)品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

班級:08精化331

班主任:李勇   朱飛艷